专注活动线报,各类源码,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

指在键盘上抚来摸去,始

发布:admin09-16分类: 汗汗无遮挡黄漫漫画全集

机走了!我慢慢地抬起头,头顶却撞到硬物,抬头一看,一棵合抱粗的树干横在沟顶,我连差点被树砸死都没发觉!
  时间已经远去很久,布朗还沉浸在哀伤中无法自拔。忽然杰克和其他佣兵感觉脚下开始震动,而且这种震动越来越大。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,大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——火山就要爆发了。
  时间在等待中一分一秒地过去,九个小时在漫长的等待中终于看到了尽头,天慢慢地暗了下来。丛林中没有供电系统,只有军营中发电机供应的几个照明灯在营区周围照来照去。现在的能见度已经足够掩护我的身形,我慢慢地活动一下有点麻木的双腿。白天为了消磨九个小时的时间,我已经将整个营地观察个通透,连厕所上的门牌我都看了三遍。咬了一口巧克力,补充一下体力,从衣领中抽出吸管,茄克中是我今天过河的时候补充的水。本来以为只是两天的任务,所以茄克中没有充水,只是用水壶装了一点。现在情况有变,只好在河里取了点水净化一下算是补充了。吸了一口满是净化粉味道的水,含在口中慢慢地咽下,亚氯酸盐(漂白剂成分)那股难闻的味道冲得我泛起一阵呕意。
  时间长了,我发现这里的人平时可以很友好地和你分享最后一瓶水、一包面粉,可是一上战场都变得冷血而无情。那个女兵司令平常挺可爱的,可是一上战场就变成了另一个人,她竟然下令炮轰还有村民的政府军控制的村落,造成400多平民死伤!更让我吃惊的是这里的女兵竟然比男兵还勇猛,上阵打仗竟然有时都裸着上身,还拿着AK冲锋,看来“战争让女人走开”这句话,在这里明显不适用。由于完成了任务,所以大家都在休养,现在只有屠夫比较热情,没事跑前线去“凑热闹”,最夸张的是他竟然屠杀了200多名政府军战俘,更令我没想到的是那个时髦司令还为此嘉奖他,送他不少好东西,弄得恶魔他们蠢蠢欲动也想上阵“捞”一笔!
  拾好弹壳后,快慢机和我悄悄地离开了狙击地点。这次出来已经狙杀了25人,应该回去了。快走到沼泽地时快慢机突然扭过头说:“刑天,我突然想起你还没有单人长时间野外狙击的经验吧?”说完从口袋里摸出他的口粮递给我,然后接着说,“你今天就不要回去了,在野外待七天吧!给你100个狙击任务。好好干吧!”说完把身上的MP5KPDW和子弹递给我。
  使劲咬了一下舌尖,痛感传到全身,这才让我有了一点拥有身体的感觉。看着近在眼前的村庄,我努力地张张嘴却发不出声音,没想到我竟然会死在自己的基地边上,真够讽刺的!
  侍者在诵读声中,眼望上天,面带微笑,慢慢地停止了抽搐。
  收回枪,耳边传来刺客的叫声:“快点儿,快点儿!它又快调好角度了!”我没敢回头看,抓住绳索迫不及待地跳了出去,为了加快下降的速度,我手都没有握实,空套着绳子就滑了下来,快摔到地上的时候我才使劲一掐绳子止住了下降,手套和绳索剧烈地摩擦,冒出一股白烟和难闻的焦臭味。
  收拾好,刚要出军营,我就看见那个叫特斯的白小子和他的同窗一起回来了。
  手机没电,只有用无线电了,可是匪徒也会听见,如果他们听见我泄漏他们的计划,就算这次侥幸逃脱,以后他们也一定不会让我好过。怎么办?怎么办?最后,“外国人”这个词,让我下定决心为国家牺牲一回自我的利益。
  手里有了驽箭心里面就没有以前那么慌了,冷静下来开始思考,我终于明白,眼前这场劫持事件是早有预谋的。看他们手里面的武器和走路的姿势,肯定是军人,军人抢哪门子劫?而且抢了还不走,似乎在等待什么。难道是恐怖分子?可是云南没听说过有什么很强大的武装力量啊。而且从他们说的话中可以听出,他们的头是个姓杨的,而且是为了什么事情才劫持这么多人,看来是有所求了,不知有什么阴谋。
  手上针管插进来,我并没有痛的感觉,因为我还没从刚才的状态中回过神来,腋窝火烧一样的感觉让我忽略了手中的感觉。
  受伤的老兵看了我一眼,惨笑了一声:“没想到我竟栽在一个新丁手里,杀了我吧!”
  疏忽,疏忽!以后绝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了,决不能再犯这样的失误了!看着边上不亦乐乎的人群,我扭过头狠狠地盯了罪恶的帮手天才一眼,明确地告诉他:小子,可以!你出卖我,我这两天就去找你!你可别给我落跑。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一梗脖子躲在了小猫后面,妈的!真不是东西,让女人护着你。
  熟得不能再熟的号码在我脑中过了好几遍,手指在键盘上抚来摸去,始终不敢按下去,我也不知道我在怕什么。也许怕给家人带来麻烦,也许更怕家里已经发生变故吧。最后想到逃避也解决不了问题,我终于下定决心按下了按键。 狼群(1) 浴血重生  
  数到第四辆的时候,我冲出掩体,居高临下地对准最后一辆装甲车露在车顶的重机枪手就是一枪,一枪正中他的后脑,血水从钢盔里喷射而出,尸体一软就沉入了车内。然后我对着车辆就是两枪,一枪打在油箱上,一枪打在车体的钢板上,都穿破了铁皮钻进车体,油箱立刻就爆炸了,整个车底燃烧起来,而车体上的弹孔也从里向外流出了血水。 第三十九章 极度危险(2) 作者 : 刺血
  甩开拉着我衣服推销自己的妓女,我推开门走进了一家名叫“血池”的酒吧。
  睡意猛然从脑中飞散,我一骨碌翻身坐了起来,查看一下全身,昨天受那么严重的折磨,伤口怎么样?我迫不急待地掀开衣服查看。
  说完,她快速从医疗袋中掏出小镊子,摁住我的腿,慢慢地探进伤口,夹住弹尾慢慢地顺着伤口向外拖,痛得我直哼哼。
  说完扳机也上了飞机,我有点垂头丧气地跟在后面上了飞机。登机后,我拽着底火离扳机和骑士远远地坐下,问道:“怎么回事?他们不是法国外籍兵团的教官吗?怎么是我们狼群的人?”
  说完从脖子上拉出一条士兵牌,上面还有一把小钥匙,然后他把牙齿浮雕上牙膛的左边獠牙向外扳开,又把相对的下面的獠牙也扳开,门上出现一个钥匙孔,他把钥匙插进去一拧,边上弹开一个窗口,里面出现了一个密码窗和一个方形的凹槽,这时布朗的手开始有点抖动。他输入了一串密码,然后把士兵牌放进凹槽中用力一按,铁门儿轰地一声打开了。这一整套动作他做得很熟练,好像他就是这里的主人,在开自己家的门一样。
  说完举起枪对准进入射程的达斯兰就是一枪,弹匣中压的第一发是穿甲弹,是用来破坦克的反应装甲的,我没想到他开的是这么老式的坦克,上面根本没有反应装甲,所以第一发子弹就用来射只有头部露在外面的达斯兰了。
  说完他又要过来拥抱我,被队长一把拦住了。我感激地看了队长一眼,队长苦笑了一下。
  说完天才递给大熊一件看上去很普通的军装,挂在射击靶上拉远20米,然后拿出一把9毫米口径的USP手枪,对准那件军装连开6枪,再把军装拉回来摊在我们面前,大家凑到近前一看,所有的子弹都打烂了,衣服却没有穿过去,而是卡在了衣服纤维中。天才又拿出一件看上去很普通的多功能战术背心也来了几枪,这一次连布面都没有射穿。然后又拿出一把AK对着背心来了两枪,这一次把背心的前面给打破了卡在布料中。他又拿出几块很薄的陶瓷板一样的东西塞进背心内,又打了几枪,这一次就没有问题了。
  说着我扶着墙就要站起来,可是刚站直身子就觉得天旋地转,一屁股又跌回地上,胸口一阵恶心张口呕吐起来。肚子里的东西本来就不多,几口就吐出黄绿色的胆汁,可是肚子里还是像有只手向上掏一样,不停地泛着恶心。
  说真的,我还真不知道屠夫的外号是这么来的,我以为只是他审问战俘的手法有点儿像卖肉的而已,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回事。看着宛儿汩汩而下的泪水,我慌了,我可不想给她留下刽子手的印象。
  四周的丛林中忽然又冲出几条人影,死死地把我摁在地上,带头的那个家伙冲我大叫起来:“……”可是我却什么也听不清,边上另一个大汉看我还在挣扎,上来照着我的脸就是一拳。一阵巨痛传入脑中,我的耳朵也慢慢地变得灵敏,开始听清那个带头的大汉叫什么:“刑天,醒醒!刑天,是我!我是罗杰,我是队长!刑天!……”
  耸耸肩,我们又沉默上路。其实,被人扛在肩上的感觉并不好,还不如自己下来走路。不过天黑后,我如愿以偿了,我们进入敌区。
  虽然发生了这么多情况,可是都只是一瞬间的事。我甚至来不及思考,事情就已经发展到了这种一触即发、两败俱伤的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