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注活动线报,各类源码,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

你问完后,马上又滔滔不绝了。当时你

发布:admin08-14分类: 无遮挡黄漫漫画全集

林有些吃惊地望着马兰,马兰说: 
  “你不要吃惊。”周林脸上的表情发生了变化,他开始怀疑地看着马兰,马兰认真地对他说:“我说得是真的……你仔细想想,有一幢还没有竣工的楼房,正盖在第六层,我们两个人就坐在最上面的脚手架上,下面是一条街道,我们刚坐上去时,下面人声很响地飘上来,还有自行车的铃声和汽车的喇叭声,当我们离开时,下面一点声响都没有了……你想起来了吗?” 
  周林似是而非地点了点头,马兰问他: 
  “你和多少女人在没有竣工的楼房里呆过,而且是在第六层?”周林看着马兰,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后,又很认真地点了点头,他说:“我想起来了,我是和一个姑娘在一幢没有竣工的楼房里呆过,没想到就是你。”马兰微微地笑了,她对周林说: 
  “那时候你才二十七八岁,我只有二十岁,你是一个很有名的诗人,我是一个崇敬你的女孩,我们坐在一起,坐在很高的脚手架上。整整一个晚上我都在听你说话,我使劲地听着你说的每一句话,生怕漏掉一句,我对你的崇敬都压倒了对你的爱慕。那天晚上你滔滔不绝,说了很多有趣的事,你的话题跳来跳去,这个说了一半就说到另一件事上去了,过了一会你又想起来刚才的话还没说完,又跳了回去,你不停地问我:‘你为什么不说话?’ 
  “可是你问完后,马上又滔滔不绝了。当时你留着很长的头发,你说话时挥舞着手,你的头发在你额前甩来甩去……”马兰看到周林在点头,就停下来看着他,周林这时插进来说:“我完全想起来了,当时你的眼睛闪闪发亮,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明亮的眼睛。”马兰笑了起来,她说: 
  “你的眼睛也非常亮,一闪一闪。” 
  马兰停顿了一下,继续说: 
  “我们在一起坐了一个晚上,你只是碰了我一下,你说得最激动的时候把手放到了我的肩上,我自己都不知道,后来你突然发现手在我肩上,你就立刻缩了回去。 
  “你当时很腼腆,我们沿着脚手架往上走时,你都不好意思伸手拉我,你只是不住地说:‘小心,小心。’ 
  “我们走到了第六层,你说:‘我们就坐在这里。’ 
  “我点了点头,你就蹲了下去,用手将上面的泥灰碎石子抹掉,让我先坐下后,你自己才坐下。 
  “后来你看着我反复说:‘要是你是一个男人该多好,我们就不用分手了,你跟着我到饭店,要不我去你家,我们可以躺在一张床上,我们可以不停地说话……’ 
  “你把这话说了三遍,接着你站了起来,说再过两个小时天就要亮了,说应该送我回家了。 
  “我就站起来跟着你往下走,你记得吗?那幢房子下面三层已经有了楼梯,下面的脚手架被拆掉了,走到第三层,我们得从里面的楼梯下去,那里面一片漆黑,你在前面,我跟在后面,我们互相看不见。在漆黑里,我突然听到你急促的呼吸声,我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呼吸,又急又重。我先是一惊,接着我马上意识到是怎么会事了,我一旦明白以后,自己的呼吸也急促起来。我觉得自己随时都会被你抱住,我心里很害怕,同时又很激动,激动得都有点喘不过气来了。我的呼吸一急促,你那边的呼吸声就更紧张了,变得又粗又响,我听到后自己的呼吸也更急更粗……” 
  “我们就这样走出了那幢房子,什么都没有发生,我们走到街上,路灯照着我们,你在前面走着,我跟在后面,你低头走了一会,才回过身来看我,我走到你身边,这时候我们的呼吸都平静了,你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话了。” 
  马兰说到这里停了下来,她看了一会周林,问他: 
  “你想起来了吗?”周林点了点头,他说: 
  “当时我很胆怯。”“只是胆怯?”马兰问。 
  周林点着头说:“是的,胆怯。”马兰说:“应该是战栗吧?” 
  周林看着马兰,觉得她不是在开玩笑,就认真地想了想,然后说道:“说是战栗也可以,不过我觉得用紧张这词更合适。” 
  说完他又想了想,接着又说: 
  “其实还是胆怯,当时我稍稍勇敢一点就会抱住你,可我全身发抖,我几次都站住了,听着你走近,有一次我向你伸出了手,都碰到了你的衣服,我的手一碰到你的衣服就把自己吓了一跳,我立刻缩回了手。当时我完全糊涂了,我忘记了是在下楼,忘记了我们马上就会走出那幢楼房,我以为我们还要在漆黑里走很久,所以我一次又一次地胆怯了,我觉得还有机会,谁知道一道亮光突然照在了我的眼睛上,我发现自己已经来到街上了……” 
  “有一点我不明白……”周林犹豫了一会后说:“就是美国遗产,我是说……她是怎么会事?” 
  马兰说:“她和你没关系。” 
  “没关系?”周林看了一会马兰,接着大声笑起来,他说:“这是你虚构的一个人?”“不。”马兰说:“有这样一个人,我说到她的事都是真的,她也和一个诗人有过那种交往,只是那个诗人不是你。” 
  然后马兰笑着问他:“你刚才说的那个喊叫‘妈妈’的人是谁?” 
  周林也笑了起来,他伸手摸了摸额头,说: 
  “我以为她是美国遗产。” 
  马兰又问:“你还能想起来她是谁吗?” 
  周林点点头,马兰则是摇着头说: 
  “我看你是想不起来了,就是想起来也是张冠李戴……你究竟和多少女人有过关系?” 
  “能想起来。”周林说:“就是要费点劲。” 
  周林说着身体向马兰靠近了一些,他笑着说: 
  “我还是不明白,我说的那句话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 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