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注活动线报,各类源码,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

四个女的都嫁了人,四个男

发布:admin09-14分类: 无遮挡黄漫漫画全集

 
    是岳父来开的门,开了门什么都没说,就低着头又回到卧室坐了。岳母在床上蒙了头躺着,飘飘可能吸足了瘾,安静地坐在岳父的对面。刘安定看着飘飘,现在的她如果不是打扮得过分妖艳,根本看不出哪里不正常。岳父说:"她出去为抢吸毒品,差点让毒友给掐死。"    
    刘安定细看,飘飘的脖子确实青紫了一大片。可怜的女孩。刘安定低了头不忍再看。    
    岳父连叹几声对刘安定说:"戒毒得有个环境才能戒掉,每次戒毒回来,她都经受不住那些毒友的诱惑,如果有个完全陌生的环境,完全没有毒品的地方,她也就没了办法,时间一长自然就能戒掉。飘飘提出要到乡下去,嫁个乡下人,在乡下呆一辈子。我觉得这个办法也可行,即使嫁不出去,让她在乡下呆一阵也行,但我的老家没有太亲的人了,我想你老家还有父亲兄弟姐妹,领到你的老家不知行不行,如果你觉得可以考虑,你明天就回趟老家,先联系一下,联系好我们再送过去,至于生活费,我每月给她五百块。"    
    刘安定知道岳父还有话没说。他家兄弟姐妹确实多,四个女的都嫁了人,四个男的三个成了家另过日子,只有老三打着光棍。母亲去世多年,现在家里只有老三和父亲两个男人,这个情况岳父清楚。岳父让领到乡下老家,可能有嫁给老三的想法。刘安定是老四,老三一点毛病没有,只是穷,不识字又有点老实,四十多了一直没讨到老婆,如果飘飘能安分守己在乡下呆一辈子,倒也是件好事,可飘飘这样的女人能在乡下呆一辈子吗。刘安定看眼飘飘,飘飘也在看他,一脸的期待。他觉得这回飘飘也是急了,是下了决心要到乡下去把毒瘾戒    
    掉。刘安定想,不管她到乡下是否能呆下去,反正三哥光棍一条,如果嫁了三哥,呆一天也是一天的夫妻,谁也不会吃亏。刘安定试探了说:"反正乡下地大屋子也宽,现在粮食也多了,也不在乎多一个人多一碗饭,只是家里只有三哥和父亲,不知飘飘会不会觉得不方便。"    
    岳父宋义仁低头不语。飘飘说:"我死都不怕的人了,还在乎什么方便不方便,如果不是老天不让我死,几次自杀,早到阎王那里报到去了。"    
    岳母许慧始终蒙了头躺着。刘安定知道岳母听岳父的,也可能两人早商量过了。刘安定答应回一趟老家。岳父说:"走之前她还得先到医院戒几天毒,不然送去一下断了毒,会有生命危险。我的意思是你先回去和家里打声招呼,把飘飘的情况全说清楚,看他们是不是同意接收。"    
    家里的情况刘安定清楚,他们毫无见识,他完全可以做主,但这毕竟是件大事,飘飘需要冷静考虑一下,家里也应该通知一声。刘安定说:"我最近要写一个研究项目申请报告,时间很紧,正好,等飘飘戒几天毒,我也有空了,那时什么时候回去都行,我送她去。"
第一章《所谓教授》四(1)
    天一天比一天热,太阳还没出来,地上已经白灿灿的一片热气。宋义仁说已经和东郊猪场联系好了,今天去东郊猪场劁猪。妻子许慧一下眼圈红了。她低头沉默半天,哑了声说:"都是我害的,让你受这么大的罪,又是到外面兼课,又是办猪场,这么热的天又要去给人家劁猪。让你干这么低级的活儿,也不知是我哪辈子做了孽。"    
    宋义仁上前拍拍她,再亲亲她的脸,又给她擦擦眼睛,笑着说:"我劁猪不是你见过的那种土兽医劁猪,我是用高科技,将公仔猪的后腿一提,给睾丸注射一点药水,就好了。只是母的要复杂一点,但我的手艺高,我捏捏就能捏到仔猪的卵巢,用一个带钩的小刀插进去一钩,卵巢就勾出来了。"    
    许慧觉得他是故意往轻松了说,是在故意哄她。她说:"我也不是三岁的孩子,人家都是把输卵管割断,你却说要把卵巢割掉,你哄人也不考虑一下,你真把我当成了傻子。"    
    宋义仁笑着说:"这你就搞错了,这和人做绝育手术不同,绝育手术是不让生育,做了手术女人还是女人,而劁猪不同,要把雌性和雄性都变成中性,所以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"    
    许慧第一次听丈夫说这些,她还是不明白,为什么非要这样做。宋义仁说:"如果不劁,猪还是公猪和母猪,除了肉不好吃外,猪还周期性发情,不好饲养,影响增膘。劁了,猪就六根清净,万念俱无,只一心一意长肉了。"    
    这回许慧懂了,看来人就是聪明。她撒了娇说:"我又觉得你好惨无人道的,做猪真是可怜,听着都难受,难怪人家说干你们这行的死了都不能进祖坟。"    
    宋义仁仍笑了说:"你说错了,是干你们戏子这行的死了才不能进祖坟。"    
    许慧一下变了脸,她带了哭声说:"我就知道你嫌我是戏子,你一直很在乎这一点,今天终于说出来了。"    
    一句玩笑,没想到许慧当了真。许慧年轻,又是唱戏出身,因此常在他身上撒撒娇,他虽然觉得别扭,但还得尽力迎合,要不然她就会觉得毫无情趣,有不是同代人的感觉。宋义仁急忙将她揽到怀里哄了说:"咱们不是在开玩笑吗,如果哪天我们没心思再开玩笑,那么我们就老了。管它死后能不能入祖坟,只要活着时我们能入一个屋就行。"    
    许慧抬起头轻声说:"你这么辛苦我心里也难受,说心里话,你是不是感到我对你有压力,觉得不努力就对不起我,所以才这么辛苦卖命。"    
    宋义仁看着许慧笑,然后说:"女人就是家,有了女人就有了家庭的担子,我觉得男人就是为女人生的,女人也是为男人生的,为了爱,都可以舍弃自己的生命,说实话,只要看着你高兴,我就很幸福,死了也没一点遗憾。"    
    许慧抱紧他的腰,将头埋到他的胸前,上上下下地蹭一阵,许慧抬了头说:"今天这么热的天,我不让你去,我找飘飘的老子去,他生了女儿他就不管了,没这么便宜,他得给我个说法。"    
    她的前夫以前也在剧团,是个拉二胡的,剧团解散后,除了在茶馆拉二胡招徕客人外,晚上还辅导几个孩子学二胡。宋义仁说:"我一个教授都这样,他一个拉二胡的能有什么办法,你去了不是白生一肚子气。"    
    许慧默默地给宋义仁装一瓶水,要他带了喝,并吩咐早点回来。宋义仁说:"活儿比较多,我要带研究生去,中午不回来。"    
    按系里的规定,不管有课没课,每天都要到系办公室签一次到,时间长了,教师们也不再把这当回事,有时不去签,过后把欠下的都补上。宋义仁已经几天没签了,去签时,系副主任李红裕坐在那里。宋义仁签了正要走,李红裕说:"宋老师,你前几天是不是不在学校。"    
    教学和科研是大学教师的两大任务。宋义仁说他出去搞科研去了。李红裕说:"不管去干什么,都应该和系里打个招呼,你是老教师了,应该懂得这些道理。"    
    李红裕还不到四十岁,说起来算宋义仁的学生。想不到李红裕会这样不客气。宋义仁一时有点接受不了,但他还是平和了语气说:"签到也是个形式,我当时走的急,我也不知到哪里去找你,所以就没打招呼。"    
    李红裕说:"签到不是为了卡哪个人,是为了掌握大家哪里去了,有了事也好找。有所大学不签到,结果一个教师死在家里十几天没人知道,尸体臭了才被人发现。"    
    宋义仁气红了脸。看李红裕的脸色,好像今天故意要找麻烦。宋义仁高声说:"我该上的课一节不少都上了,外出不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