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注活动线报,各类源码,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

却发出无法说谎的咕噜咕噜声

发布:admin09-21分类: 无遮挡黄漫漫画全集

很抗拒,我到现在一定还不会答应。」孟学自嘲:「真像一本不入流的言情小说里才有的破烂情节。」
「是啊,好久没旅行了,要记得我们的约定啊。」文姿提醒,阿克听了,只能竭力压抑内心的喜悦。  文姿打开笔记型计算机,一边等着汤水煮沸,一边与阿克讨论着冷气销售项目的拟定逻辑,阿克绞尽脑汁地应对深怕在文姿面前表现得不好,并将这几天自己观察出的现象在纸上画了个简单的表,文姿在拿笔在上头删删减减,不时点头。  「我们这次超额进货的冷气主要以功率小的窗型冷气为主,这部份的客户群有百分之七十二是小家庭,但这些小家庭在二次换机时有百分之八十五会选择分离式冷气,所以换机市场并不是窗型冷气的主打。」文姿看
「是啊,火锅一堆人围着吃最幸福了。以前我家里总是很冷清,爸常常不在家,想吃火锅都没气氛,就连过年也常常只有我跟我妈两个人。」文姿幽幽看着锅水上漂浮的食料。  阿克记得文姿提过她的父亲忙着赚钱冷落了家庭,事业有成了却在大陆包二奶,而文姿母亲因为没有外出工作过,害怕失去丈夫后无力面对社会竞争,所以默默忍受着一切,离婚是想也不敢想。  文姿会在工作上力求表现,多半也跟这样的成长经验环扣着吧。  「两个人------两个人吃也挺好------」阿克深呼吸。  文姿抬起头,颇有期待看着阿克。
「是啊,妳的掌纹就是清清楚楚这么告诉我,妳不信?我也没办法。」半路出师的中年男子捏着女孩的手掌,心中赞叹着年轻女孩的皮肤真不是盖的滑嫩,招摇撞骗的神坛用的那套「阴阳双修」说词,不晓得自己有没有机会用上。
「是啊,为什么人家就一定要喜欢我?看在我不开心、她也不爽快的双输局面份上,这样的结合应该还算公道,所以我想了想,就答应了我爸。」孟学继续嘲讽自己:「我想那个千金大小姐也是在相同的心情下答应这桩婚事的。结婚以后,我身价可了不起了,身兼两个集团的唯一继承人。」
「是
「算了,这样刚好。」文姿松了口气。
「所以,那个叫小雪的妖怪昨天、前天、跟大前天都还是住你那边?」  店长跟阿克坐在店门口吃着早餐,阿克一脸无奈,看着吃到一半的三明治。  自从那天与文姿到等一个人咖啡吃过晚饭后,小雪好几个晚上都借故跑来找阿克,什么男友在她家门口喷漆恐吓、或是她睡到一半听见浴室马桶自己冲水的声音怀疑有鬼、或是她怀疑柜子里有不怀好意的精灵等,总之就是哀求过夜。  阿克能怎么办?  并非一昧怯弱的他当然是再三拒绝了,但小雪总是有办法黏在房间里找话题黏着不走,直到阿克神经衰弱、无奈放弃为止,要不就是拉着阿克到打击场练习挥棒,然后又说自己住的地方停水、要到阿克房里洗澡。  简直就是同居了吧?在路上捡到一个奇怪的美少女回家做神秘的研究,这不是日本A片最常看见的情节吗?这不是中年痴汉每日殷殷期盼的色情乐透吗?但阿克只有提心吊胆的份,深怕文姿哪一天突然拎着宵夜来敲自己的门,将已经淹到膝盖的误会积得更深。  到另一个男孩家住了这么多天,小雪自也带了几件换洗衣裤跟自己的牙刷毛巾,但小雪还是很喜欢穿阿克的衣服睡觉。  「妳自己不是有带衣服?」阿克躺在地板上。
「所以啰,如果客人不懂鱼,却想养鱼,我就要教他,帮他评估,免得鱼不快乐。鱼不快乐,主人也不会快乐。让客人买到最适合自己的鱼,鱼过得越舒服,就会活得越久,活得越久,各式各样鱼饲料、水草,也会跟着卖得更多更久啊。」小雪继续说道。
「所以呢?」文姿又开始生气了。
「所以我才要专车送他回去,数据已经OK了不是?」  阿克不知道该不该点头,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  「走吧。」孟学打开门,友善地向阿克招手,阿克只好跟了上去。  看着两人即将走出房间,整夜心神不宁的文姿一股怒气上来。  「你早就知道他在阳台外,还让他在外面待上一夜?」文姿微怒。
「所以我决定了!」小雪语气越来越亢奋。
「所以------我明天再拿给妳?」阿克试探性地问。
「所以学长最后也变心了?」阿克问,小雪点点头。
「所以要先跟中古电器行拟定承接价跟承接量的合同,况且三成价回收只是个噱头,真的会在一年内通知我们回收冷气的案件应该不会超过四成。」文姿倒是很有自信。  两人继续讨论着比较其它的分离式冷气方案,虽然水已经滚开,但文姿只是将电磁炉暂时关掉,专注与阿克翻阅着资料,一边code进问卷答题的原始数据,一边思考着消费者选择的关键所在。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居然已超过十一点半。  「对不起,我一忙起工作就是这个样子,你会饿吗?如果不会,我们再十五分钟就开动,好不好?」文姿双掌合十,吐吐舌头。  这表情或许是阿克见过,文姿最可爱的一刻吧。  「没问题,我一点都不饿。」阿克说,肚子却发出无法说谎的咕噜咕噜声。  文姿笑了出来,阿克像是说谎被抓到、不好意思地搔着头。  「阿克,你是个简单的人,不适合想复杂的事。」文姿将电磁炉的开关按下,用最大火力煮着已凉掉的汤。  阿克脸红,文姿笑着打量着他。  「对了,平时你好像不怎么会动脑筋,刚刚你就说得很好啊。要不明天的简报就你上场,我在下面帮你换投影片。」文姿建议。
「所以再加一项一年内回收时,工人免费到府拆卸,会不会更好?」阿克搔头。
「所以这只鱼就寄放在阿克这里,如果阿克能医好牠,就能通过爱的小考验,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,阿克要加油喔。」小雪正经地说。
「他的脚跟嘴都不长在我身上,阿克,走了。」孟学爽朗一笑,拍拍阿克的肩膀。  阿克觉得,肩膀很痛。8.6
「他就是我前男友,暴力中毒的小流氓。」小雪眼睛含着泪水:「都是我跟他炫耀你的存在的关系,这下完蛋了,他一定会去我家等我,把我揍死。」
「他卖我五十我再卖你五十,那我赚什么?」老板嫌恶地说:「开店就是要赚钱难道做慈善事业?」  老板将冷冻火锅料的保鲜膜撕开,又说:「要吃什么自己来,既然花了钱就不要客气啊,钱就算丢进井里都还会有噗咚一声,东西要吃进肚子才会有超赞的感觉。」  两人面面相觑,不晓得要不要摔火锅出店。  老板目不转睛看着锁码频道上的人狗大战,双手将已经被超市处理好的鲑鱼片,剁成大小不一的零碎片块,放在保丽龙盘子上递给两人。  「超新鲜生鱼片?」小雪忍住笑意,她突然开始觉得这件事很好笑了。
「他是公司大股东的独生子,所以他在骂你的时候,你负责站好就对了,别顶嘴知道么。」文姿假装抄抄写写,其实她要点的货已经在半个小时前就搞定了,她只是藉个因由从孟学前支开阿克。
「他是我错过的,第一个好球。」小雪轻轻咬着下嘴唇。10.4
「他一定会把我剁成八块,然后丢到八个地方,就跟他对待以前女友的手段一样。」小雪突然哭泣,蹲在人行道上,阿克不得不跟着蹲下。
「台词都被妳抢光了。」孟学莞尔。
「太贵了吧!」阿克尖叫。
「太快了。」小雪摇摇头,径自爬上阿克的床。
「太快什么?」阿克不解。
「谈判?他去谈判怎么不带着你们?他以为他是铜锣湾扛霸子陈浩南啊?骗我!」小雪充满杀气的眼神扫射了众人,大家讪讪低头不敢跟她四目相接。 
「谈判谈到抱在一起!我就知道抽到技安扭蛋一定不会有好事!」小雪愤怒不已,手上的球杆疯狂砸在剑南身上,剑南猝不及防被打了好几下,陌生女子则趁隙逃出厕所。 
「汤姆克鲁斯最近有部电影演坏人,叫落日杀神,你应该还没看过吧?」
「挑,挑得很。」小雪赶紧说。
「听不懂,再说,妳怎么知道那是专属于妳自己的占卜法?」阿克有些好奇。
「听得出来,妳在哭吗?男朋友还是揍了妳?」阿克搔头。
「同学!介不介意跟一个正好买了两张电影票的时代青年看场蜘蛛人二?」
「同学,明天就是我的生日。」上班女郎笑道:「妳算得准不准,再过几个小时就会知道了。」
「同学请看这边的标语,请不要跟公车司机聊天,会让我分神。」一个欧巴握着方向盘,冷淡地指着门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