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注活动线报,各类源码,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

了。别以为昨天拍卖会成功是你一

发布:admin09-21分类: 无遮挡黄漫漫画全集

 
这倒引起了她的兴趣。  「像你这样的大少爷,怎么会去怕阿克那样平凡无奇的人?」文姿也捧起咖啡。
这个叫孟学的品管经理他可惹不起。  「在卖场工作,如果连小小的工蜂角色都扮演不好,小心明天就卷铺盖走路。」
这个时候,她真希望另一个人也在场。
这惊人的业绩,或许足够让那个法老王叫自己「阿克大哥」了吧!  「看你的表情,好像连续中了三期乐透彩喔,跟我同居三个月真的有那么高兴喔!」小雪很乐,摇着阿克的手。
这男人刚刚还自认站在死亡的边缘在线,自己难道比死还可怕吗?
这女孩子原来是疯的。他心想。  「不过得专业点,一次就给他成功。别像我,割腕后竟然还打电话给朋友,
这是阿克随机挑选的,纯粹碰碰运气。
这是阿克与小雪的邂逅。
这是女孩常去的公仔玩艺店,里头有最流行的夹娃娃机、大头贴机,还有女孩最「需要」的扭蛋机,还有一个全台北市最没本钱裸露上半身却老是不穿上衣的胖胖老板,尤其是这么热的天气。  老板正看着电视新闻,还没到中午,记者就报导恒春的气温已经飙到三十七度半,简直快发烧了。
这是幸福的预感吧?她心想,左手食指跟拇指搓得好紧。
这样的天气,最适合自杀。
这样子当然死不成,还把浴缸弄脏了。」小雪抚摸着前天才烙印下的、第三条还未完全愈合的疤痕。  中年男子倒退了一步,他直觉离这个女孩子越远越好。  「如果你对跳楼始终情有独钟,又不肯把内脏留给别人,我建议你找个冷僻一点的地方跳,在市中心跳不只容易被警察拉住,还会被媒体SNG直播。」
这也是正常的吧,都过了两个小时,就算小雪又像每天早上那样凭空消失也不奇怪,毕竟人家是妖怪嘛。  阿克正要拿起手机召唤小雪妖怪时,一颗棒球急速朝自己的头顶直扑而下。  越是接近笨蛋的人越有动物直觉,阿克彷佛是嗅到棒球缝在线的气味,不闪不避,一掌瞬间将球徒手接住。  「咦?」阿克傻眼。  操场上一群正在上体育课打棒球的小伙子,一个身穿便服的女孩高高举起双手,开心地向阿克打招呼。  「阿克!打?棒?球?」小雪双手靠在脸颊边大叫,场上所有学生都看向阿克。  阿克当然兴奋起来,自从专科毕业之后他就没打过棒球比赛了,这年头要凑两队打球比什么都难。
这一点都不是巧合,那是文姿早就从员工数据中得知阿克的住处位置,于是故意挑了间距离阿克家很近的蛋糕店。
这只酷爱转扭蛋的妖怪的表情,既怜惜又高兴。  「也许你会觉得我很奇怪,怎么会无缘无故、比强力胶还要强力胶地黏着你,但我自己一点都不意外,因为我第一眼看见你,就知道你虽然不是那种英姿焕发的白马王子,却是那种无论如何都不会抛下我不管的好人。就跟现在一样。」小雪看着阿克熟睡的脸。  阿克的嘴微微打开,像个包装不完整的傻瓜。
着计算机里的统计大饼图。
真的是这样吗?阿克不知道,不过他在自己身上的确找不到能够让哪个女孩子放心依靠的特质。一个,一个也没有。  「文姿,相信我。」阿克坚持,眼睛却只敢看着桌上的数据。
真正想自杀的人,是不会啰哩巴唆的。
正好遇到孟学在里头洗手。  「你今天又迟到了。别以为昨天拍卖会成功是你一个人的功劳,即使是最出色的工蜂还是工蜂,如果你不守本分,我随时可以踹你出去。」孟学冷冷地说。  孟学看着着镜子里,背对自己站在便斗前的阿克。
只能咬着拳头,咬到拳头都流血了。
只剩下一次深呼吸的勇气。
只是很真实。  「真是太可惜了。」孟学叹道,这样的女人。11.5
只为了自己存在。9.6
只要我心情不好,全身陷落在深不见底的黑洞里,我就会妒嫉那些可以靠写信传递思念、传递爱的情侣。我感到绝望,感到很强很强的妒恨,所以我将那股妒恨的火焰丢进邮筒里,将那些信件烧得精光,让那些情侣的心意化成灰,无法传递给彼此。
纸条上,一颗阿福扭蛋压着,看来这只会读心术的妖怪今天过得不大顺。  阿克耸耸肩,幸好今天晚回来了,才让妖怪扑了个空。
至少警察从烧信件的时间与地点上,根本无法研判凶手的年龄、动机、或地缘关系,说不定这个邮筒怪客只是快闪族那种后现代无厘头主义的奉行者,他的动机就是不需要动机,甚至无所谓奉不奉行,只是纯粹的即兴作?  无论如何,阿克自己是不讨厌这位举动KUSO的怪客。还记得去年底,快过圣诞节时,邮筒怪客一夜之间连续烧掉五个邮筒、造成许多卡片变成焦炭的节庆悲剧,成了大轰动的新闻。
至于点子怎么来,那倒是一点都不需要担心,阿克最近被一只妖怪弄得反应神速,升级了好几个版本。  「笑什么?有点子了么?」文姿注意到阿克的笑有些异样。
至于告白?  「阿克,这次冷气的事要是忙完的话,我们计划一下去哪里玩吧?」文姿说这句话的时候,将咖啡杯举了起来,遮住自己半红的脸。
中年男子不分青红皂白开骂:「我这么低声下气跟地下钱庄借钱,还不就是为了他们!」  小雪摇摇头,用专业的语气解释:「绝不能跟想要自杀的人说的三件事里,提醒家人的存在可说是第一名。」  中年男子愣了一下,支支吾吾地问:「为什么?」
中年男子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中年男子看似死意坚决,但从他不忘扶着左手上点滴的动作来看,他还对这个世界存有很大的希望。
中年男子气喘吁吁走到天台边缘,看着十五层楼底下的火柴盒世界。  「自杀啊?」小雪随口问。
中年男子叹了口气,想娓娓道出自己的辛酸故事。  「对不起我不想听,你要跳就跳吧,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。」
中年男子无言,低下头来。  「两年我,我经商失败------」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